刨床大江东:创新不拘一格中专生潜心成大国工
栏目:刨床 发布时间:2018-11-23 04:10

  都说360行,行行出状元,今天东哥也要带大家认识一位状元,他是一名“医生”,只是不是给人看病,而是给数控机床看病。他有多厉害?听声音就能知道机器有没有“病”,看一看,就知道机器“病”在哪儿,而“治病”也有自己独到的“药方”

  一台价值数百万元的进口数控机床出了问题怎么办?维修人员从国外过来太慢,企业生产耽误不起怎么办?别急,刘云清有办法

  刘云清是中车戚墅堰机车车辆工艺研究所有限公司的“设备名医”,专修各种数控设备的“疑难杂症”,自主设计的数控珩磨机达到国际领先水平。而刚进厂时,他还只是一名机修钳工,如今,他已是江苏省企业首席技师,中车戚墅堰所首席技能专家,带队研发了200余套设备的“技改大王”

  机修钳工是干嘛的?用螺丝刀、扳手修机器的?错了,那是以前,现在的机床都是数控机床,一旦坏了,只用螺丝刀扳手可修不好。“你不懂数控机床里的代码、运行原理可不行。”刘云清说

  修机器还要懂代码,这技术活可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所以说刘云清不是一般人。东哥说个故事给大家听

  “小刘,你赶快到机加工车间来一趟,出大事了!”2010年9月的一天,睡梦中的刘云清被一通紧急电话叫到了车间现场,十几个维修人员围着一台日本进口卧式加工中心一筹莫展

  “正在生产,设备就出现故障,无法开机。没有报警提示,厂家也不知道原因。”中车戚墅堰所汽车零部件公司副总经理汪向众焦急地说道,“如果不按时出样品,我们就会丢了这笔单子,每年2000万美元呢,而且公司在国际市场也会抬不起头。”

  这时候,距离交货时间已经不足15个小时。刘云清一步步地排查,用了两个多小时,才发现是线路板故障。厂家给了解决方案——更换配件,最快一个月完成

  5块线余条线万多个元器件,而厂家为了保护技术,还对线路进行了密封。如果自己修,一根线接错了,就可能导致整个电气系统报废,这可是380万元的进口设备;可不修,公司又会丢单子

  时间不等人,刘云清决定放手一搏,“改造线路板,用跳线的方法,屏蔽故障。”

  治好了这起“病例”,刘云清有了新名头——“设备名医”,这一叫,不仅在厂里出了名,外面的人也慕名求医

  2013年,常州一家德资企业的进口科堡龙门刨床“病”了,生产了50多年的老机器,就连厂家都说没法修,让他们买新设备,可买一台要800多万元,公司又觉得太贵。这家企业的设备经理亲自上门,找刘云清出手

  一台比自己还老的机器怎么修,刘云清也没有把握,不过,他相信办法总比困难多。一番“望闻问切”,回去又查了大量资料,刘云清开出了“药方”——定制改造

  耗时3个月的改造,这台老设备不仅“起死回生”,在操作方式上,也从人工操控改成了智能控制

  刘云清就在单位职工宿舍住了21年,当然,不是说住单位宿舍就能练成“状元”,而是他的生活都围着工作转——不是在车间修设备,就是在学技术、强本领的路上,才能成为状元

  从1998年开始,厂里的进口设备越来越多,原来的机械设备渐渐下岗。引进设备是好事,可对维修工来说,却是个烦,“进口设备我们不会修,只有让厂家派人修。这些厂家也‘坏’,知道我们停不起工,让他们加急,还要收加急费,有时候,修一下,十几万都打不住。”

  刘云清动起了脑筋,自己会了,就不会受制于人。每当厂商安装设备时,刘云清都给他们搭把手,他们修机器时,刘云清就给他们“打下手”。看多了,学多了,刘云清也渐渐摸透了设备的“脾性”,修数控设备也没有那么难嘛

  2000年,厂里一台台湾产的大型数控机床“趴窝”了,走厂家维修流程,至少3个月,可耽误了交货,又要被罚数百万元的违约金

  关键时候,刘云清出马了——“自己修”。“没配件怎么修?”工人们都疑惑了。“自己造配件。”刘云清开出了“土洋结合”的“药方”——把坏的金属门换成木门。数控机床换木门,方法确实土,可简单易行,精确度上有保证。两天后,刘云清亲自测量、制作的木门就装上数控机床,设备正常生产

  从这一年开始,在修设备上,刘云清感觉像是打通了“任督二脉”,设备“病”了,“治病药方”也不只有一张。开的“药方”多了,如今的刘云清走在车间里,只要听声音,就知道哪台机器“病了”,去看一看,就知道“病因”

  维修手到擒来,但有些进口设备却始终让刘云清如鲠在喉。都说进口设备又好又全,可这些花大价钱买的设备,安装后就是要挪个窝,都要厂家派人帮忙,更不要说让厂家定制产品了。数控珩磨机就是这样一台让人尴尬的机器,零件高精密度的加工离不开它,但供货厂家一度都把握在外国人手里

  “关键技术不能都掌握在老外手里”,刘云清的倔脾气上来了,2013年,他一头扎进了新型数控珩磨机的研究中

  找资料、测数据,改造闲置废弃设备……仅为测试掌握珩磨的相关工艺,他就尝试了100多种不同配比的刀具和磨削介质

  周末在家,他也满脑子都是珩磨机,妻子黄燕君说,有时候叫他吃饭也不答应,非得站到他身边推推他,他才回过神来

  试验了上千次,刘云清带队研发的新型龙门式全浮动数控珩磨机诞生了,论性能,远超国外同类设备,比成本,仅为进口设备的四分之一,这一填补国内空白的产品,在公司应用了10多套,仅采购成本就省了1500万元

  有了开头,刘云清不断推成出新,研制新型节能免维护液压系统,比老产品节能30%;主持研制断刀保护装置,省了130多万元……刘云清也从“设备名医”成为了公认的“技改大王”

  2015年,中车戚墅堰所成立刘云清劳模创新工作室。工作室布置简单,但它却有“大本事”。3年来,累计取得专利17项,完成科技攻关项目35项,自主研发设备200余套,节约采购经费4200万元,累计创造价值1.5亿元…

  如今,结合工作室的成果,中车戚墅堰所上马了7条机器人自动化产线人。不过,刘云清还有更大梦想,“希望能为‘中国智造’做更多贡献。”

  在中车戚墅堰所董事长王洪年眼里,刘云清是新时代“工匠精神”的代表,他的工作不是重复性劳动,他执着付出,但更有开拓创新,“我们从技术引进,消化吸收一路走过来,正在向自主创新迈进,而刘云清正是这种转型所需要的产业工人,更是这个时代需要的工匠”。而在中车戚墅堰所,不仅有“技改大王”刘云清,还有“中车首席技能专家”陈士华,“数控高人”张学斌等众多工匠,他们在基层岗位,默默付出,让中国高铁跑地又快又稳,让“中国智造”不断取得新的突破。(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大江东工作室王伟健)

  “技能工作,只有喜欢了,感兴趣,才会绞尽脑汁琢磨怎么把它干好干精。”中国兵器工业集团西北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数控加工工人朱力告诉记者,“自己一心想着怎么把铁疙瘩变成各式各样的零部件,看到亲手制造的产品,就很有成就感。”[详细]

  电力,作为我们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能源之一,服务着人们的生产和生活。在电力能源生产背后,有这样一群“电力人”,在我们的印象中,他们是一群带着安全帽、不苟言笑、态度严谨的工程师,但大众所不知道的是,这也是一群技艺超凡的“工匠”。[详细]

  今天的《大国工匠》首先让我们来认识这样一位年轻人,他的工作是为我国新型战机的发动机研发精密铸造装备。20年来,经他之手打造的数千件产品无一瑕疵,作为一名产业工人,通过自己的努力,他还摘取了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他就是中国航发黎明公司首席技师洪家光。[详细]

  他被称作“设备名医”,能诊治数控设备的各种“疑难杂症”;也被叫作“技改大王”,自主设计的数控珩磨机达到国际领先水平……20多年的磨砺钻研,刘云清成长为中车戚墅堰机车车辆工艺研究所有限公司首席技师。2018年,刘云清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详细]

  在刚刚过去的中国航天日上,中国航天宣布了一系列振奋人心的规划,嫦娥探月、火星探测、空间站建设等。支撑这些规划的背后,是无数航天人的力量和智慧。他们中间有这样一个人,他所从事的是飞行器核心部件的研制,从一个技校生成长为航天特级技师,他牵头研发了50多套专用装备,获得5项国家发明专利,今天的大国工匠,来认识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特级技师——王曙群。[详细]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