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门课打死我也不敢开!一位中国校长在芬兰
栏目:刨床 发布时间:2018-12-25 01:01

  访问芬兰的几所小学,发现了两门有意思课程,一门是木工手工课,一门是家政课,但在我的学校,这两门课程打死我也不敢开

  在坦佩雷市的Pispalan小学,校长马尔库带领我们参观课堂。行至某间教室时,有一群孩子正在操作貌似缩小版的电动车床”,更多的孩子都戴着护目镜、防噪音耳机,在各自的操作台上,用锤子、凿子、电钻、钉子、木方、木板敲敲打打在做些什么,马尔库校长进门后,还戴上护目镜亲自动手指导了他们一会儿

  校长告诉我,这是小学三年级的孩子在做木工手工课,这个班的手工课题,是每人用实木制造一栋他心目中的美丽别墅,然后,班级合作,搭建一个完整的村庄,这个课题需要一个学期完成

  后来进入赫尔辛基的万塔国际学校,又看见了比Pispalan小学更大一些的手工教室,认真观察,各种感觉都有:佩服、高兴、期待、赞许,最关键的感觉却是胆战心惊:教室里有6个实木操作台,周围有序布局的是小型电动车床、刨床、锯床等设备,墙上或柜子里,或挂着或放着电钻、各种钉子螺丝木销子、手工凿子、刀子、刨子、锯子,还有存放实木方料、板材的架子和材料,简直就是一个家具生产车间

  这些工具任何一件使用不当,都会造成身体伤害,且喜欢打闹多动的小学生,这样的伤害在所难免

  校长珊娜告诉我,学校投资最大的、最受学生欢迎的两间教室,除了这间木工作坊,另一间是家政教室,随即我们参观了她的家政教室

  家政教室里的装备也是相当离奇,可以这样说,普通家庭厨房里有的,这里都有。家政教室大概是六组布局,每组都有洗衣机、微波炉、大型烤箱、冰箱、煤气灶、锅碗瓢盆、洗菜池子、抽油烟机、各种调料,当然还有各式菜刀、菜板

  在我的眼里,这些都是安全隐患,满眼都是教育局的追责和“学闹”场面。我不敢说是“魂飞魄散”,至少也是胆战心惊了,这样的课程,我真没有胆量开

  珊娜校长说,这两个教室是学生最迷恋的地方,教室需要校长出面科学分配,否则争不到手

  至于学生的人身伤害,也时有发生,但芬兰的家长并不“学闹”,他们知道这是学生成长的一部分,早有心理准备,也接受这样的培养理念。至于伤害的处理,有校委会、保险公司、法院,家长都能走正常渠道处理

  我很赞成开设这样的课程,学校也可以投资这样的设备,但我还是真的没胆量开课。因为,教育局和家长给我上过太多的“课”

  在芬兰,老师可以任意调整学科课时量;师生共同商讨周学习计划,真正落实“我所教的,正是你想学的”教育理念;学生15岁前没有成绩单,没有所谓的成绩排名;每一个学生都在为自己下一步学习,孩子们感觉自己每一天都在进步,是学习的主人。更重要的是,芬兰的学生绝对不会为老师而学、为学校而学、为考试而学,他们只为自己而学

  在国内,教改之风日盛。讨论最多的,还是教育如何回到人性本源的问题,是从教师如何教向学生如何学的理念转换问题。但无论如何转换,我们审视自己的课程、课堂及教育模式,真的实现“学生为自己而学”了吗

  课程设置是由政府层面决定的,这个你不能变,比如小学,政府规定开设的课程有语文、数学、阅读、写作、自然、音乐、宗教、美术、体育,这是芬兰国家教育大纲明确规定的,是进入法规层面的东西,你要改变,你就违法!同时,国家对不同级段的周课时量也有具体规定,1~2年级每周19节课、3~4年级每周23节课、5~6年级每周24节课、7~9年级每周30节课

  在不改变国家规定的学科开设门类的前提下,实际教学中,芬兰的班主任老师可以根据本班孩子学习进展,自行决定各学科课时量的多少,而不必报告校长。比如,班主任认为这周必须加强阅读课程,就可以自行压缩语文、数学或其他学科的课时量,甚至可以自行决定临时变更课程安排,比如这节是数学课,上课前发现学校来了一批学生特别喜欢的书刊,班主任可以马上宣布,这节课改为阅读课,带领孩子们进入阅读状态

  如何体现“关注学生如何学”?芬兰各班级的周教学计划不再是老师的教学计划,而是本周学生的学习需求计划

  每周初,班主任都会召集班级学生开会,民主商讨这个周学生要学习什么,哪些要多几节课,哪些要少几节课;哪些问题需要自己研究,哪些问题需要老师帮助

  老师根据这些信息,决定本周教学计划如何开设,真正做到“我所教的,正是你想学的”理念的落实

  芬兰的学校,九年级以下不得组织任何统一考试,不得在老师自己组织的少量测试里,给孩子排名。老师决不能根据测试结果,告诉孩子你是最好的、你还可以、你的成绩最差要努力。甚至学校里不得张贴所谓“优秀生”的名单、照片和海报

  他们认为,那样的考试、排名或者海报,会让孩子产生极度不安,对学习产生恐惧甚至缺少安全感

  在芬兰,有一种理念已经植根于学校、老师和学生的心里,那就是学生绝对不会为老师而学、为学校而学、为考试而学,他们只为自己而学

  芬兰孩子每天都觉得自己在进步。与国内的孩子相比较,这是个非常有哲理的现象,也是个非常值得我们思考的重要现象

  由于没有考试的比较,芬兰的孩子学习变得轻松而富有乐趣,而且,每天孩子在学习结束时,老师会告诉孩子,你今天确实比昨天掌握了更多的东西,你比昨天进步了很多,孩子都是带着满满的自信回到家里的

  而国内的孩子在周考、月考、期考、小升初、中考等各种考试的密集压制下,尤其在老师明示、暗示的考试排名中,很多孩子觉得自己一事无成,甚至越学越倒退

  这在国内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学生在上课时,不会有同一个坐姿的要求,可以用坐、靠、斜、跪、蹲、站、趴各种姿势听课,甚至离开座位到休息区看书写字。而我们国内的学校,几乎都对孩子的坐姿、举手、板书、持书等姿势,有着极其严格的规范

  当我对这样的课堂管理表示质疑时,赫尔辛基万塔学校的珊娜校长反问我:您在喝咖啡的时候,会一直正襟危坐吗?你也会不断调整到一个你认为最舒服的姿势对吧?何况孩子呢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