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维修德国亿元大型磨床 二十天进帐一百万 现年
栏目:磨床 发布时间:2018-12-22 04:23

  刮研是利用刮刀、基准表面、测量工具和显示剂,以手工操作的方式,边研点边测量,边刮研加工,使工件达到工艺上规定的尺寸、几何形状、表面粗糙度和密合性等要求的一项精加工工序

  由于使用的工具简单,通用性比较强,加工余量少,而达到的精度非常高,因此广泛地应用在机器和工具的制造及机械设备的修理工作中

  在坚固的机械轨道上,随心所欲用手工具雕塑出0.01到0.001公分,且一万次都能分毫不差,正确拿捏出比头发还细的精准度,是铲花师傅张振财赢在千分之一的基本功

  「铲花」(Scraping),是一门从两百年前工业革命流传下来,机器无法取代的金属加工手艺,世上第一台机器就是由此技术生产出来。台湾区工具机暨零组件公会总干事黄建中形容,铲花就是「机械雕塑师」,主要原理是用手工一刀刀去除影响机械精度的物质,借此矫正机械加工的误差,影响产值上千亿元工具机产业竞争力

  精密机械研究发展中心总经理詹炳炽补充,铲花是把机械两个移动贴合面铲直、铲平、铲均匀,轨道滑动时铲花构成的点线面帮助机械精准移动,也让润滑油发挥中介功能,避免提早磨耗,降低机械寿命,「就像高度一样的十个人撑着门板可平均分摊重量,如果有人蹲下去没承受力量,其他人因重量集中比较快累……,」他认为机械好坏关键在可靠度,可靠度关键在精度,精度关键就在铲花

  「他是我见过最厉害的铲花师傅,」上银董事长卓永财钦点,让张振财成了至今唯一一位摘下机器公会机械达人称号的铲花师,他曾接下中钢一台德国进口、售价上亿元大型磨床维修工作,二十天进帐百万元,现阶段年收入破八百万元、净赚四百万元,是含金量最高的铲花师傅

  「嫌贵你可以找别人,别人修不好回头找我,价钱再加一倍!」张振财语气中的自傲,来自他的独门技艺。但没想到,三十年前他竟是铲花的门外汉,连机器长什么样子都没看过

  1980年,学美工的他,第一份工作是在台北设计公司,林森北路上的酒店,十家中有八家他都装潢过,退伍后回台中开咖啡店,因咖啡馆的人较复杂,婚后动了转行念头。一次,跟长他八岁的大哥看工厂,才第一次接触铲花,越观察越有兴趣,「一看就知道铲花就是点线面的学问,原理我早就会了,只差不会用铲花刀,」张振财心想,小学毕业的大哥都会,自己一定也可以,于是离开月赚十万元的咖啡店生意,第一年改拿十分之一薪水当学徒,他拿起铲花刀从头学起,一铲就是三十年

  但第一关等着他的,就是手工铲花刀的难度。铲花刀不比一般刀面锐利,光靠蛮力硬碰硬没有用,就算一个九十公斤硬汉用尽全身力气,只要不得要领,机器表面仍是文风不动;唯有先学会正确施力重心、姿势与双手双脚配合等窍门,才铲得下去

  学习过程不用三天,手掌就会因出力反噬,脱皮、起水泡,第一个月双手又肿又痛,十个学徒至少有九个会放弃。那一次次面对冰冷机器的学习过程,寂寞且无言,至少经过上万次失败,张振财才摸索出每一刀都铲得下去,进而精准控制力道,并铲在正确的点上,「它要手脚跟腰力一起,一个地方错就没办法铲下去,一个月内绝对拿不到窍门。」

  学铲花就像练投篮一样,四肢等身体出力方式各有一定功能与节奏,必须经过无数次练习内化成自发动作,他透过每天成千上万次重复微调姿势动作,才掌握到腰力控制长宽、左手下压力道决定深度,右手则控制铲花点,以及双脚重心配合到更顺畅的「身体记忆」

  问他当初怎么突破,他愣了十几秒后只简单回答:「看师傅怎么做,一直练就对了!」直到回程车上他才说出,自己高中就搬到外面住,「爸妈不疼我,我拿不到钱,再苦都不敢叫,都想靠自己。」

  大哥领他入门,没退路的他只能靠自己下苦功学,克服铲花不论点线面都要符合机械精密度要求,如此透过轨道上下接合滑动产出的零组件,精密度才能跟着达标

  例如,轨道最高和最低之间的差距可能是极细微的0.001公分,也可能是0.1公分,「它是不平东西给你做,如果你都出同样力道,根本不会平,所以你下去每一刀力量都要不一样,」张振财解释,铲花不像一般艺术品雕塑,只要一个地方不准,就会影响其他地方的精密度

  再加上不只一个平面,而有四个甚至更多都要同时铲精准,多一个面难度不是加法,而是乘法,「铲花只能挖掉、不能补,一旦铲错地方要从头再来一次,其他等于都白做,它难就难在这边。」他透露

  「我光做三年,就比其他人做三十年还多,」早期在台湾最大磨床厂福裕当学徒,一个月生产三百、五百台机台,超过一般机械厂一年的量,成了张振财要证明自己的最佳练功房,超过一千个日子的苦练,让他的手艺是别人的三倍快。 「我练到手的动作可以配合眼睛,眼睛速度看多快,我就有办法铲多快,」以接案为主的铲花工作来说,速度越快,等于累积财富的速度也越快,也让他再放大自己的价值

  「要做手工业,你技术就是要练第一,没有第二的问题,因为你做第二,永远做不赢人家!」逼自己一定要练出速度,全心投入工作的他,只想着一直重复同样动作以求精进,「进去学时我就有那个觉悟,我知道这是靠你手的动作去拿铲花刀,你如果铲不够快,技术再好都做不赢人家,就要靠你意志力下去练那个刀。」

  他发现只要应用腰部瞬间爆发力就能增加速度,逼自己练出全靠腰力,上半身维持不动的姿势,速度之快,夏天铲不到半小时就满身大汗,冬天铲花刀一铲,热度竟让机器接触点冒出氤氲白烟,「你们用眼睛看我做工作,跟不上我的眼睛,你不知道我在铲什么,可是我已经铲好了。」

  为了增加速度,透过一次次的重复动作,找出每次铲花刀施力后拿起再铲的间隔不到一秒,离机械接触面的高度更不超过0.1公分,他甚至学会让铲花刀成为自己身体一部分,练出每次动作不去思考的习惯,「我眼睛看到的点手跟腰自然反应,这个是多高了五条(0.005公分),我会铲五条的力量下去,这边是高一条(0.001公分),我会铲一条的力量,」张振财说,如果要思考如何施力,绝对做不快

  「只要遇到机器有问题无法解决,我就不做下一台。」张振财不讳言,当机台生产出的零件不准,就会被质疑铲花不准,不像其他师傅都是照做、得过且过,不主动思考问题背后原因与解方,他则会从材质、硬度、轨道等机械设计与热量温度之间的变化等机械原理,一一检视,找出问题与最有效解决方案,「没找到真正原因,下面怎么做?(技艺)停在那无法前进。」

  「机台不动,大家铲都会准,其实温度是对机台最大伤杀力,」他强调,铲花之所以能以手工赢过机器精密度,关键就在没有热变形问题,知道原理后就能对症下药,修好机器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