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机二十一点钱币的画面是一位女工头戴工作
栏目:车床 发布时间:2018-11-10 14:33

  在收藏的邮币中,我最偏爱新中国发行的第三套人民币,其中的2元币“车床女工”更让我情有独钟。▓钱币的画面是一位女工头戴工作帽,站在车床前,全神贯注地用卡尺测量零件。币幅不大,但制作精美

  因为母亲曾经也是一位车工,所以我对这张“车床女工”钱币存有一份特殊的情感,每当拿出来欣赏都不禁浮想联翩

  我对母亲工作的记忆,始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她在乡镇拖拉机站的艰苦岁月。那时母亲是名出色的车床工,戴着一顶圆圆的工作帽,身着沾点油渍的帆布工作服,双手沾满油污,干练果敢,飒爽英姿。与她相伴的是一驾不知哪个牌子哪种型号的老式车床,运转起来“轰轰隆隆”的,噪音很大,仿佛它是整个车间里的主角似的

  车工活做起来并不轻松,不仅要求技术精,还得体力好。车床的操作一般是站在机器前进行,工作一天下来,往往腰酸背痛,身心疲惫。那时候,母亲与工人师傅们生活艰苦,虽常常连天带夜地工作,却毫无怨言。母亲是站里唯一的车工,没人换班,▓所以加班加点是家常便饭,那庞大的机器是她的亲密伙伴,▓那车床旋转的声音一直伴随着她

  车工活不仅又脏又累,还存在一定的风险,一般人不愿做。▓有一次我放学回家,看到母亲一只眼睛裹着白纱,我吃惊地问她怎么回事。母亲说,眼睛是被车床里飞蹿出的铁屑灼伤的。▓闻后我很是心疼,不停地要求她以后多注意。车床生产的零件需要精密,对于产品质量的把关至关重要,对此,母亲更是一丝不苟,哪怕是一枚小小螺丝帽也认真对待。在车间,我经常看到她在操作时不断地用游标卡尺反复测量加工的零件,有时为质量还与师傅们进行激烈的争论。母亲没有出现过一件残次品,这取决于她认真负责的严谨态度,按照现在说法那就是一种工匠精神。此后,父母结束了多年的两地分居生活,母亲回县城农机二厂工作,依然干老本行,由于工作出色,她多次获得先进生产者等荣誉称号,担任车间生产组长,直至她后来患病才慢慢退出生产一线

  有一次,▓母亲问我,小华子你长大以后想要做什么。我回答,像您一样当车工,开车床。母亲说,你可别像我,车工很苦的,你怕是干不了。这句话我一直印象深刻,长大后我明白母亲当初说这番话的意思并不是瞧不起工人,而是对工人的辛劳感受最深,她不愿让孩子再去承担她受到的苦累,这或许是大多数父母的共同心愿,无可厚非

  参加工作后,我成了一名公务人员。虽然没有当工人,但我从心底里非常敬重他们,这种深厚感情自然源于母亲对我的影响。作为工人的后代,我感到劳动工人普通而伟大,▓他们为社会创造财富、创造价值,在他们身上闪烁着自主、智慧、积极和善良的光芒。工人身上的优秀品质对我的工作生活影响巨大,以至于我在摄影创作道路上,也不自觉地把拍摄劳动场景和劳动工人作为重要主题。每次遇到工人劳动者,我都会由衷地产生非常亲近的感情和强烈的创作冲动,我拍摄的工人题材摄影作品,▓也在报刊上发表或影赛上获奖

  如今,“车床女工”钱币早已退出流通,但却成为人们收藏的美好记忆。我的车工母亲也已离开人间,但她吃苦耐劳的精神是我的宝贵财富,永远激励着我砥砺前行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