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床用普通车床加工心脏部件的牛人
栏目:车床 发布时间:2019-04-20 09:17

  1997年,当八一厂要制作《东方巨响》纪录片的消息在报端传出后,王晓棠厂长很快收到一位上海热心观众的来信。之后,作为影片导演的我便与这位同志书来信往,建立了朋友关系,而且他还成了《东方巨响》影片中重点介绍的人物之一。八年之后,中央电视台《面对面》的栏目也盯上了他,并把他请到北京,为他做了一个专题节目《火红的年代》向全国播放

  这个人就是原公浦,在中国的核心部件加工史上,他有一个雅号,叫“原三刀”

  原公浦的老家在山东,因生活所迫,很小就跟随哥哥到上海一家私营工厂当学徒。上海解放后,在党的关怀培养下,他很快入团入党,迅速成长为一名进步青年

  1959年,新婚燕尔的原公浦,对生活充满了幸福的憧憬。正在这时,国家二机部到上海选调技术工人,说是要去西北从事一

  项很重要很保密的工作。原公浦连妻子郭福妹也没告诉,就立即报了名,闹得老岳母直埋怨他:“你一个人去西北,我女儿怎么办呢?” 其实,究竟要去哪里,要干什么工作,当时连原公浦自己也不知道。他只是认准一条理:那是党的需要,是国家的需要

  当原公浦来到北京,听完二机部部长的报告,他才知道,这是毛主席的号令,去搞,是国家大事,天下大事,可把他高兴坏了。毛主席说了,没有和氢弹,我们说话人家就不理你。为了给毛主席争气,给国家争光,原公浦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这条路坚定地走下去。从那一刻起,他西出阳关,来到了甘肃大漠深处的戈壁滩上的四零四厂,一干就是三十四年

  原公浦工作的核工厂后来被人们称为“原子城”。那是一个在地图上都找不到的地方。他立下誓言:“不攻下核部件,死不瞑目。” 第三年,原公浦的妻子也来到他的身边

  1964年初,中国研制生产到了后一关。这后一关,是要加工的核心部件铀球。铀球的生产工艺水平要求极严,不仅要求光洁度高,能照出人的面孔,尺寸也不能差一丝一毫,误差不能超过一根头发丝的五分之一

  在今天精密数控的机床上,完成这项任务也许算不得什么难事。而那时只有一台球面机床,刀具磨损快,常使加工精度达不到要求。同时,核心部件铀球的贵重,也增加了生产的艰难。在美国,当时一公斤铀235的价钱为1500多万美元

  关键的核心部件铀球,应由出色的车工来加工完成。在众多的车工技术选拔中,六级车工的原公浦技高一筹,被领导选中了。中国颗“心脏” 铀球主刀加工的重任落到了原公浦的肩上

  从那时开始,原公浦进行了长达三个月的封闭式技术攻关,使用代用模拟部件反复进行操作训练。他早起晚归,加班加点。按理说,进入污染区每天只能工作6小时,可原公浦一大早进去,到摸黑才出来,有时候一天竟苦练20个小时。回到家里躺到床上,满眼都是铀球、铀球、铀球。妻子发烧39.8摄氏度他不知道,妻子流产了他也不知道,只顾一个人埋头操练。在近三个月的时间里,经他训练使用过的代用模拟钢球就堆了一大堆。由于劳动强度太大,他消瘦了,体重一下子减轻了15公斤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苦练,原公浦的熟练程度上了一个台阶。他可以做到闭上眼睛都能摸到车床上的每一个手柄和加油孔的位置

  一听声音就能判断出哪个齿轮出了毛病。即使在窥视窗亮度极低,且又戴着口罩和双层手套的情况下,他也能准确操作,要车几丝就是几丝,绝无半分误差

  这一天,加工班班长原公浦及负责监护和记录的技术人员早早地来到车间。二机部主管生产的副部长袁成隆、总厂和分厂的主要领导也来到车间门外。党委王书记走过来亲切地说:“小原,党和人民的千斤重担落在你的肩上,要干好哟!”

  说完,原公浦穿上笨重的防护服,戴上特制的口罩,套上双层乳胶手套,像登月人那样,一步一步地走上操作台

  高大的厂房笼罩着一种异常的气氛,白炽灯发出耀眼的光芒。车床边,原公浦已将核心部件的毛坯夹在真空夹上。这时,工程师祝麟芳看了一下手表,下达命令:“开始吧。”

  然而,原公浦迟疑了。他望着夹具上的毛坯,心里在暗暗地想,这可是地地道道的高浓缩铀235原料哇,这是真东西,操作一定要当心啊。国家的责任重于泰山。他又把准确操作动作在脑子里过了一遍

  “可以进刀。”站在车床另一边负责监护的同志,看到原公浦迟迟不肯下手,提醒了一句

  ?啊。”原公浦应了一下,开始进刀了。操作手柄在灵活地转动,合金刀下,毛坯部件的切屑沙沙落下。原公浦的一双眼睛盯着夹具上的毛坯,随着咝咝转动的机床,他的心也在阵阵地收紧,汗水不知不觉地浸透了防护服

  人们可能并不知道,为了生产这小小的铀球,中国已经摸索了10年:1954年,广西发现铀矿;1962年,包头核燃料元件厂投产;1963年,衡阳铀水冶炼厂投产;1964年,兰州浓缩铀厂生产出合格产品

  接下来发生在操作车间的一切,美国人约翰刘易斯在《中国的制造》一书中,作了详细的叙述

  “当铀球在夹具上夹好后,出了问题。原公浦面对从未遇到过的现实,失去了沉着,显得很慌乱。他突然意识到他所承担的风险。因为他此刻要加工的是极其致命的铀球,而不是钢球。他的工作决定着数万人为此奋斗10年劳动成果的成败。他担心严重事故带来的后果,他一想到可能发生的事故,就禁不住双手发抖。由于双手不断颤抖,结果使铀球掉到了切屑盘中

  从清晨忙到深夜,处于极度疲劳和高度紧张中的原公浦,被这意外的情况吓了一大跳,顿时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在操作间外的领导同志,闻声都进来了。总厂周厂长问:“怎么样,小原,行不行?”

  “继续干!大胆地干!”工程师祝麟芳鼓励原公浦:“小原,这项工作对你来说不成问题。失误不是由于缺乏经验,而是机床真空吸盘出了点问题,你一定能干好!”

  祝工程师的话给了他极大的安慰和鼓励。原公浦抖起精神,鼓起勇气,信心十足地第二次走上工作台,再次转动了机床的手柄。 ??这一次,原公浦显得异常的镇静。机床的手柄在他的手中缓缓地转动,核心部件的毛坯在他手中悄悄地改变模样。人们屏住呼吸,听着那咝咝的进刀声

  终于,只剩下后三刀了,这是关键的三刀,车多了,整个铀球就要报废,数万科研人员忙了10年的成果就要在他手里泡汤;车少了,达不到标准,产生了硬化层,就加工不了了,铀球不能拿去组装,也就不能爆炸了

  祝工程师批准了他的请求。原公浦全神贯注,车一刀,停下来量一下尺寸,然后进第二刀,再停下来仔细测量,就像为一位总统做心脏移植手术那样认真。车完后一刀,原公浦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几乎是瘫倒在地上

  1964年5月1日,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劳动节。这一天凌晨,在原公浦的精心操作下,经过在场同志的协力奋战,中国的

  铀球终于诞生了。检查员报告:核心部件的度、同心室及尺寸等各项数据全部达到设计指标

  同志们一拥而上,把原公浦高高地抛向空中。原公浦和他的同事们,用普通的机床,加工出高精度的产品,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因为这关键的三刀,从此原公浦便获得“原三刀”的美称。 铀球加工胜利完成。人们已真切地听到,中国颗的脚步越走越近了

  过了四个月零16天,罗布泊上空,传来惊天动地的巨响,中国颗爆炸成功了。到这时为止,原公浦一颗悬着的心,才松了下来

  (本文有临沂小康车床加工提供素材 陈小康整理 原标题:用普通车床加工心脏部件的牛人)(来源:唯美系网)

  凡本网注明“来源:机床商务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浙江兴旺宝明通网络有限公司-机床商务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刊用本网站稿件,需经书面授权。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机床商务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非机床商务网)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第一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30日内与本网联系,并提供真实、有效的书面证明。我们将在核实后做出妥善处理



相关推荐:



服务热线
4008-888-888
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秒速赛车秒速赛车极速赛车新闻网